圖書館熟悉的座位

在公車站下車,步上熟悉的育才街人行道,同時閃躲地上呈半腐爛狀態的木棉花冠。清晨的校園靜得出奇,幾個轉身,我俐落的回到那個待了三年的位子。對於圖書 館的生態再熟悉不過,我坐的這個位子,在進門後右轉兩次到底處,由於面向南方,每天約莫九點到十點半時耀眼的陽光總讓我睜不開眼。進高中以來,我從來無法 在圖書館以外的地方靜下心來念書,每天下課後都不由自主的提著發舊又被畫上各種奇異符號的書包,制式化地步向那裡,那個熟悉的座位。在圖書館的日子,我們 必須放棄分和秒,而改以日來計時,因為當人深刻地埋入書本和無窮盡的苦悶之中時,生理時鐘只能感覺出白天和黑夜的差別。

很快地,我將離開校園,但是座位不會空著,更多執著於書本的少年將接續這一以相承的默契,開始另一段夜夜夜讀。透著老舊的窗欞,月兒明亮著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