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那個下午的長談

是個明亮的女生,不說話時那雙moony eyes令人著迷。今天在石階上的長談,我想到很多和談話無關的事情,就像看一本沒頭沒尾又似乎有些深刻的短篇小說,像是隱藏在襯衫袖口邊的棉絮,或是你,有意無意的回頭一望,我們奢求的東西不只是那些圖象或是感官帶來的歡愉,還有我們在仰視顧盼中隱隱刻畫在血肉裡的幻想、目標,和或許些什麼我還不懂的事情。

高中時我很少看小說,但是當感覺自己此時的一舉一動、一字一句似乎都被不知名的力量牽引寫入種種奇妙的關連,我必須轉身,拾起書頁,儘管讀著就像活著一般不知所云,面無表情,似乎可以聽見暗暗有水滴的聲音,清澈明白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